弗莱塔

【HP】为爱痴狂

⊙以前的号不见了,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发,emmm,就在这个号上重新来过,哭唧唧~

⊙伏地魔&贝拉这对冷cp,我自己自娱自乐,不喜勿进,谢谢

⊙此文设定:伏地魔在分裂灵魂前喜欢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但因分裂灵魂的后遗症使他失去了理智。

⊙小学生文笔

      “能为Lord 效力,是贝拉此生最大的荣幸!”贝拉跪在被她奉为神祗的男人面前,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为他献上自己的一切。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从小到大一直被称为天之骄女,她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强大优雅,才能使她把自己的终身幸福交于他。

       她进入霍格沃茨后,遇到了她想要追随一身的人--伏地魔。

        在听说伏地魔提交了任职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的申请,贝拉幻想着心中最完美的男人的样子,想着他上课时挥舞的衣袖,想着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想着他对自己笑,想着他表扬自己的时候那悦耳的嗓音,他的一切一切……

        但可惜的是,申请被邓布利多驳回,因此,贝拉恨上了邓布利多,也对格兰芬多更加厌恶。她觉得一切阻挠他的人都应该去死。她是一个斯莱特林,也是邓布利多最不喜欢的学院,邓布利多一直偏向着格兰芬多,斯莱特林都不太喜欢他,所以暗地里跟他作对对贝拉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也不会因此暴露自己。

        斯莱特林守则二十四:不把自己至于危险之地,因此,替罪羊要找好。

        在暑假和自己妹妹去纳西莎·布莱克去对角巷时,遇到了那个让她痴狂的男子。

        都说“见光死”,但伏地魔的强大与英俊却比贝拉在听学长的谈话中更甚于一百倍,让贝拉更加着迷于伏地魔。她发誓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大到足以站在他的身边,为他铲除前路的所有障碍。

        纳西莎看着自己的姐姐以一种好奇崇拜的目光看着英俊的伏地魔,有一丝失神,她从未见过姐姐这样骄傲自大的人露出过这样的表情。纳西莎感觉伏地魔将会是自己姐姐的劫,一个永远也过不去的坎,但自己的姐姐将会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为他付出。

        贝拉的崇拜使她疯狂学习,她成功了,她成为了伏地魔为数不多的心腹,开始为他“工作”,接近他,服侍他。

        但令贝拉不服的是,自己最崇拜的黑魔王不给她黑魔王标记,她比不上斯内普和马尔福在黑魔王心中的地位。

        后来贝拉嫁给了罗道夫斯·来斯特兰奇,不止止是因为贵族之间的联姻,更因为莱斯特兰奇家族是黑魔王看重的一个家族,嫁给他,贝拉可以更接近自己痴狂的人,也可以取得更多他的关注,她要的不多,即使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只要黑魔王能多关注自己一点,就相当于她又向他靠近了一点。

        贝拉通过多次完美地完成伏地魔的任务而使得自己获得了黑魔王标记。贝拉从刚开始杀人的罪恶感恶心的心情,到现在的麻木,都因为她的痴狂。

         贝拉每每嗅着黑魔王标记的味道,想着自己与伏地魔相处的每一时刻,贝拉觉得这就是天堂。

        伏地魔问跪在自己袍脚边的女人:“你准备接受我的邀请吗?”

         他盯着贝拉,手里紧紧攥着魔杖,只要她说出令他不满意的话,他就立刻夺走她的生命,因为他不需要不听话的仆人。

         “只要主人需要,您手中的利剑指向哪儿,那儿就是我所在的地方。”贝拉亲吻着伏地魔的袍脚,幸福的说道。

         伏地魔很满意贝拉的回答,“很好,那么你就帮我保管这个赫奇帕奇金杯。”

        伏地魔一个咒语把金杯交给了贝拉,“要好好保管。”“是!My  lord. ”

        贝拉克制住激动的心情,因为黑魔王并不喜欢自己手下因为他的重用而兴奋,他会当场一个阿瓦达打出去,因为食死徒不需要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人。

        显然贝拉要精明的多,也足以看出为何她能在短短的时间成为黑魔王手下中的佼佼者。

        当纳西莎看到预言家日报上自己的姐姐为黑魔王做的种种坏事,她惊恐的发现她以前天真的姐姐不见了,死在了初次见到黑魔王那个夏天了,现在的姐姐只能用疯狂才能形容。

        她对黑魔王的痴狂,对黑魔法的热爱,对折磨人的喜爱……种种都体现了她的疯狂。

       

         随着黑魔王的衰败,贝拉入住阿兹卡班,但她从未相信世人所说的黑魔王死了,她坚信黑魔王迟早会重出江湖,再次回归,她喜欢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认输。

        事实证明,贝拉是对的,黑魔王重出江湖,并且更强大。

        贝拉被黑魔王救出阿兹卡班得时候,她在残垣断壁处大声的笑着,黑魔王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婴儿打败!他可是本世纪最最伟大的黑魔王,是唯一飞离死亡的人!

        

        

         贝拉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消散,嘴里挤出了一个词“lord……”对不起,贝拉不能继续为您效力,也不能看着你统治整个世界,虽然对您而言那是句大不敬的话,但是……我爱你,从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贝拉在人生的最后一刻看着伏地魔,慢慢闭上了那双眼因杀人而变得血红的眼睛,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精致的脸庞缓缓滑落,那是贝拉第一次流眼泪,也是最后一次。

       “不!”伏地魔看着贝拉消散的身体,大声喊叫着,贝拉的死掀起了他内心深处一块黑布,黑布下的一切一切都令伏地魔痛心。

        在分裂赫奇帕奇金杯的灵魂前的感情,他都记起来了!

        他为什么在分裂灵魂之后,要把金杯交给贝拉保管?明明当时有更好的选择。

        为什么那个时期他会想分裂灵魂?明明可以经过斯内普的魔药调理后,身体更好,分裂灵魂时机最佳。

 

        为什么他在知道贝拉决定嫁给莱斯特兰奇的时候,他心中会有点愤怒,感觉像是被人背叛了?

        为什么他会在贝拉死的时候,会失声大叫?仅仅因为她是他手下中最忠诚的一个?

        伏地魔心乱如麻,一切的一切在他脑海里冲撞,他发现他找回了一切,却发现,他也失去了他所在意的一切。

        “贝拉……”伏地魔轻轻吐出这个名字,在死前最后一句话,这是他刻在心里的名字,但没有人知道,即使是最了解他的敌人……

       

        为爱痴狂的贝拉,爱而不自知的伏地魔,这一生太苦太累,贝拉为对方倾尽了自己,换来最后他的爱……

【斯哈】充电(短篇)
灵感来源@

【斯哈】充电(短篇)

⊙爱情属于斯哈,ooc我的爱

⊙小学生文笔

⊙一发完

⊙灵感来自拿到斯内普抱枕的时候,在宿舍床上把头埋在抱枕上充电的时候,脑洞一开,灵感涌现。

咚咚~

桌前的勤劳批改着巨怪们不知所云的斯内普教授烦躁的抬起头来,心想:谁会大早上的就来烦我这个可怜的教授,只有自家的小巨怪了,但为什么他不自己进来,难道脑子被韦斯莱借走了?

门外的哈利感觉自己被冷落了,弱弱的叫了一声“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无奈的站起身去开门,自己宠出来的,哭着也要宠到底。

门刚打开,把人拉进来,关上门后,哈利用力抱住了斯内普,嗅着斯内普身上淡淡的草药味,斯内普一脸懵,但还是回抱住属于自己的小巨怪。

抱了一会,斯内普问哈利:“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怀里的人闷闷的说:“不,充电。”

斯内普听到这个答案,惊愕了一会,又用力抱住怀里的伴侣。

冰冷的地窖,却充满爱意,中间站着两个紧紧相拥的人,互相充电。

@

①BTS五周年生贺
②小学生文笔
③不喜勿喷,有点ooc
以后还要一起走花路!

南硕

     金硕珍刚走进更衣室就被金南俊死死扣住了头,用力吮吸着他的唇,霸道而毫无章法的吻让金硕珍措手不及,他的唇已经被金南俊给咬破了,他默默的回吻着金南俊。铁锈味充斥着双方的口腔,

       过了许久,金南俊放过了金硕珍的唇,双手却死死扣住他的腰,声音低哑的说:“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哥,哪怕是我们最爱的ARMY也不想。”

      金硕珍嘴角抽搐,双手轻轻拍打着乱吃飞醋的男人,不就是握了个手嘛,至于吗。但内心的喜悦却怎么消也消不去。

正泰

      “V哥,今天玩得挺爽的嘛”田柾国半躺在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金泰亨。

       金泰亨紧张的看着自己已经实现了成年的弟弟,心里暗自后悔为什么要把他推下泳池,自己是不是作死?

       “嘻嘻,那不是误会吗?脚滑”金泰亨讨好笑容胡说八道着。

       “噢?是吗?那V哥过来一下”嘴角上挑,邪魅一笑。

         金泰亨的惴惴不安挪着小碎步,田柾国也不急,等着他。等到金泰亨到了扶手前,田柾国抓住金泰亨的,猛地一拉,金泰亨重心不稳直接坐到了田柾国的腿上,诧异的抬起头看着他,心脏却砰砰乱跳。

       “嗯~果然容易脚滑,V哥以后要小心哦”田柾国一脸单纯的样子,仿佛刚刚拉他下来的人不是他。

       什么啊,这个披着羊皮的狼……金泰亨心里默默骂着田柾国,嘴因为委屈而嘟了起来。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的小表情,觉得好笑的同时,凑过去亲了亲金泰亨嘟起的嘴。

      他尝到金泰亨嘴上甜甜的可乐味,内心美滋滋地看着满脸通红的世界首帅。

       “果然是世界首帅啊,脸红都那么好看”田柾国在金泰亨耳边说道,他呼出的气使金泰亨浑身僵硬,内心却像一下子喝了十几瓶可乐一样开心。

糖旻

      “玧其哥!起床啦!!!”被成员们强制要求来叫闵玧其起床的朴智旻,毫不客气的飙着小奶音,床上人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翻个身继续与周公下棋。

        朴智旻看着男人一套形如流水的动作,装作委屈的嘟起了嘴,双手怀抱膝盖靠在床边,小声嘀咕道:“玧其哥都不宠我了,以前我叫他起床,他一下子就会起来,还会抱我给早安吻,现在都叫不醒他,我也不想叫醒他啊,但硕珍哥说了,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他都忘了呜呜~他都不爱我了~他变了,都说了七年之痒,五年他就……”

      原本在装睡的闵玧其一下子把智旻拉上床,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薄薄的嘴唇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嘴。

       浅尝逐渐加深,唇与舌的共舞让朴智旻慢慢升温,口腔内充满闵玧其的味道,有清新的薄荷的味道,

        闵玧其放过了朴智旻的唇,看着怀里通红的脸,轻轻笑出了声,说:“早上好~”

       “闵玧其,你骗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都不宠我了,只会欺负人,哼”朴智旻生气一嘟嘴,扭头不看闵玧其这个大骗子,奶音充满了委屈。

      闵玧其亲了一下朴智旻嘟起的嘴,佯装生气道:“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就宠你啊。”

       “嗯,我也喜欢哥哦,喜欢的要死。”朴智旻轻轻搂着闵玧其的脖子,讨好的亲了亲闵玧其。

       柔软的唇紧紧相贴,闵玧其才不会告诉他的小傻子,他其实比他起的还要早,特地装睡吩咐硕珍哥叫他的小傻子来叫他起床,只为了一个早安吻。

      围观了一切的郑号锡同志又心酸有为他们感到开心,默默的祝福着“孩子们都大了啊~”
这么可怜又可爱的郑号锡同学,阿米女神谁抱走?


原本也想写锡米的,但怕会串戏,就没有写;也想过给厚比配阿米女神的,嘻嘻,发懒了,为了不让整体看起来怪。